贾西村解贫:二个纵深贫窭村变石山为马临沂、金山

原标题:不“垒大户”,不搞均分,不做“急就章”

贾西村解贫:一个深度贫困村变石山为青山、金山

安龙县把产业扶贫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围绕园区建设,坚持强龙头、创品牌、带农户,着力补齐产业链条的短板,创新产销对接和利益联结机制,集中资源加快发展食用菌产业,因地制宜推进“一县一业”发展,带动贫困群众增收脱贫。

扶贫资源使用, 拒绝花架子(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②)

车出高速,道路蜿蜒,满目皆山。走进贵州省盘州市盘关镇贾西村,听到最多的是大山之变——

在安龙县食用菌产业园里的食用菌“1210”精准脱贫孵化棚内,菇农穆天学正在查看鲜菇的长势。穆天学是洒雨镇竜金村的精准贫困户,今年5月他一家依托国家的好政策,加入到感恩种养殖合作社,借助合作社的宿舍,到产业园里发展食用菌产业,目前已收入6万多元。

一些地方在脱贫攻坚中,“有的为了尽快见到‘扶贫效果’,把扶贫资源集中用到少数人甚至非贫困户身上”;“有的地方在移民搬迁中,硬性规定每年要完成的搬迁人数并逐级下达,导致‘急就章’式搬迁后资金、土地矛盾显现”。

荒芜的石山绿了。从山顶远眺,漫山遍野的刺梨树绿得醉人,金黄果实点缀其间,村在林中,家家户户庭院“长”在绿中,俨然一幅现代版桃源美景。

洒雨镇竜金村贫困户 穆天学

如何实事求是地看待和追求“扶贫效果”?扶贫资源该如何科学使用?如何谋划在前,科学确定移民搬迁规模、目标任务和建设时序?记者日前走访了贵州多个州县的贫困户和一些易地扶贫搬迁的新家园。

沉睡的大山“活”了。每天从早到晚,山坡间、山路上处处是忙碌的身影,欢声笑语回荡,村里难找闲人。

我们来这里种菌,就发现有这个种菌的希望,有这个希望我们就想到搬到这个地方来,以这个为业肯定还好些。

扶贫效果不能“堆盆景”

谁曾想到,几年前的贾西村,还是乌蒙山区一个深度贫困村,贫困发生率高达33.8%。

安龙县感恩种养殖专业合作社是在安龙县易地搬迁扶贫服务中心的引导下组建,由洒雨镇下龙、竜金等村的18户贫困户和易地扶贫搬迁户组成。今年5月,合作社依托安龙县食用菌产业园里的安龙县富民鑫食用菌发展有限公司的支持和政府所建大棚,带动了13户搬迁户到基地承包了43个大棚发展食用菌产业。

“光好看不顶用不行,效果要实打实”

谁又曾想到,今天的贾西村,已退出一类贫困村,2017年村民人均收入预计超过9000元,立志要摘掉“贫穷帽”。

安龙县易地搬迁扶贫服务中心工作员 周林刚

在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龙县食用菌产业园区,一个个大棚整齐排列,洒雨镇下龙村的裴心国终于有时间坐下来盘算一下今年的收入:“两个棚净利润将近10万元,脱贫没问题。”

这么大的变化,动力源在哪儿?

到目前为止,每户每个大棚都在出菇,现在农户最忙的是在(进行)采菇工作。

2017年初,在外打工多年的裴心国听说家里发展食用菌种植,想回来看看但心里又没底:没钱没技术,能不能干成?“一个大棚能上1.6万根菌棒,4块钱一棒从公司买,政府出2.5元。收菇后,公司扣除1.5元的成本,剩下的是纯利润,额外开支也就是水电费。”扶贫干部的一番解释,让裴心国坚定不少。

找对路子,脱贫压力变动力

截止今年7月底,合作社社员种植食用菌的最低收入为4.5万元,最高收入达10万元以上,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让社员们心里乐开了花。

“别小看政府补贴的两块五毛钱,它起一个杠杆作用,既能调动企业的积极性,也能解决贫困户没有资金的难题。扶贫项目光好看不顶用不行,效果要实打实,得让贫困户实实在在受益。”安龙县农业局农业园区办负责人张勇说。

“山高路陡石头多,种一坡才收一箩。”山多地瘦,是贾西村深度贫困的主要原因。

安龙县感恩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人 田迪

2017年4月,裴心国租了两个大棚,热火朝天干起来。“一个月给菌棒注一次水,注意控制大棚温度就好。”6月开始,香菇进入盛产期,看着每天都在往上冒的香菇,裴心国很激动:“剩下的就是每天捡菌,一个菌棒产菇1.5至1.8斤,公司以每斤4元的价格收购,最多的一天捡了2000多斤菇,很有搞头。”

村里25度以上坡耕地占了一半,石漠化面积达20%以上。2014年,全村2084人中就有贫困人口690人。

如果全部摘下来,可以卖得6到7块钱,成本是4块,有3块就是我们的纯利润。

“这里气候适宜,食用菌种植技术要求不算太高。扶贫资源怎么用,效果行不行,不是项目越大越好,得让乡亲们评判,决不能摆花架子。”安龙县负责同志说,去年食用菌产业带动全县5000农户1.9万人实现脱贫目标,其中精准贫困户4000户1.52万人。据介绍,不仅在园区,县里已经在多个乡镇建起了大棚,农户在家门口也能种。

“辛苦干一年,挣个油盐钱。”58岁的贫困户翟玉克回忆,脚下石头地,背后是石山,家里7亩地分成13块,一年一季苞谷,还要看天吃饭,一亩收四五百斤,赚不了多少。

安龙县以良好的气候、土地等资源为依托,全力打造集新品培育研发和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中国最大优质夏菇基地。通过把园区建设与脱贫攻坚和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有机结合,形成了食用菌产业的“1210”的扶贫模式,以“政府(园区)+科研院所+合营企业+基地+合作社+农户”运行联结模式,推动食用菌产业的裂变式发展,现已初步形成了由浙江大学专家团队+地方专家团队+N家实施主体协同合作,引进并培育龙头企业7家,带动村集体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8家。

扶贫资源不能“垒大户”

为了生存,村民们向荒山要地。播苞谷、种土豆,土越翻越薄,最后只剩下光秃秃的石头,“越穷越垦,越垦越穷”,年复一年。

安龙县感恩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人 田迪

“既考虑共性问题,又兼顾个性需要”

绵延的大山犹如道道屏障,贫困赶不走,小康进不来。“怎么脱贫”成了贾西村人一块心病。

合作社下步的打算,我们希望更多的贫困户来参加我们的合作社,创建更多的大棚。

记者在多地调研发现,一些地方对待扶贫资源有着不同的做法,有的不顾贫困地区的个性需求,搞平均分,精准度不够;有的为了早见效,图一时摘帽,把资源集中用到少数地方、少数人身上。这些都是扶贫工作不务实、不扎实、不真实的体现。扶贫资源该如何科学精准地分配使用?

“要脱贫,必须上产业!”村支书龙涛说,这些年,村里种过白菜,搞过养殖,可都是小打小闹,没成气候。“路子不对,憋多大劲也使不出来。”

截止目前,安龙县共建成食用菌标准化大棚4500亩,预计可带动贫困户2300户8600余人,户年均增收5万元以上,人均可实现增收8000元以上,一年可实现脱贫。

走进盘州市盘关镇贾西村,刚从刺梨园区下班的村民瞿玉克听说记者来采访乡亲们的脱贫情况,急忙招呼到家里坐。

2013年,返乡的“煤老板”聂德友带回一条信息:刺梨在外面很畅销,维生素C含量是苹果的800多倍、柑橘的50倍。“这不就是家乡山上的野果子吗?”

“上头有好政策,但我们还要看装进自家兜兜里的。”瞿玉克拿出一个资料袋,里面有股权证、分红本、务工工资单,“6亩地入股合作社种刺梨,每年保底分红2400元;‘特惠贷’贷了5万块,一年分红3000元;财政扶贫资金分红600元;我和老伴儿在园区打工,一个月工资加起来2500元。一年下来,能攒下不少钱。”

老聂进一步考察发现:刺梨耐旱、耐瘠薄,又保水保土,适合石漠化山区生长。而且1年种植,3年盛果,能收获三四十年,一亩年收入近4000元,效益可观。

既有入股分红,又有工资收入,还有相关补贴,为啥现在的收入种类有这么多样?

苦熬不是办法,苦干要走新路。刺梨,给深度贫困的贾西村带来一线生机。

瞿玉克所在的贾西村,4年前还是深度贫困村。2015年,盘州所在的六盘水市推开“三变”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扶贫资源被激活。

干!2013年8月,老聂拿着80万元的刺梨苗,信心满满回村租地。一听说种刺梨,许多村民都怀疑:“你是不是脑壳有问题?”“刺梨能顶饭吃?”“卖不出去咋办?”

“整合各类资源,以股份合作为核心,以股权联结为纽带,引导贫困户参与发展,把分散的人、地、钱资源集中起来,既考虑共性问题,又兼顾个性需要,确保扶贫的精准性。”盘关镇“三变”办主任何正国说。

好说歹说,3000亩刺梨苗种了下去。可来年春耕,村里人还是觉得苞谷、土豆实在,刚种的刺梨苗被犁了个精光,老聂气得在家躺了4天……

盘关镇以贾西村为核心区,联合海坝村、茅坪村等7个贫困村,成立农民专业合作总社。公司参股介入,组成天富刺梨产业园区。7个村级合作社作为分社加入总社,形成“公司+总社+分社+农户”的合作经营模式。

产业遇到难题,干部也有脱贫压力。

有限的扶贫资源既没有简单平均化地“排排坐,分果果”,更没有“垒大户”、用在少数人身上。联产联股联心,在贾西村,584户1691人入股村级合作社,入股率达81.1%,其中120户贫困户258人全部入股。

决战贫困,最大的扶贫是发展。“把支部建在产业链上,建强战斗堡垒,才能带领群众走上产业强、百姓富、生态美的脱贫新路。”镇党委书记蒋文刚说。

贾西村村支书龙涛介绍,“三变”改革整合涉农资金,目前已将320万元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折股量化给120户贫困户,实现资金分红7.2万元,户均增收600元。同时将符合政策条件的29户贫困户的“特惠贷”资金145万元,整体打包入股合作社,每年每户获得6%的入股分红。目前已实现分红8.7万元,户均增收3000元。

“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刺梨产业保生态、富口袋,路子没错。

移民搬迁不能“急就章”

改变“单打独斗”,盘关镇以贾西村为核心区,联合海坝村、茅坪村等7个贫困村,组建天富刺梨园联村党委,成立农民专业合作总社。国企宏财聚农投资公司参股介入,组成天富刺梨产业园区。7个村级合作社各自成立党支部,并作为分社加入总社,形成“公司+总社+分社+农户”的合作经营新模式。

“搬家前来考察过,住着心里有底”

瞄准产业解难题,有了抓手,干部压力变动力。盘关镇派出7个工作组,50名镇干部到12个村小组“包山头”,和村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

本文由金沙官方网站发布于聚焦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贾西村解贫:二个纵深贫窭村变石山为马临沂、金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