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收工人难”折射社经腾飞变化

“招工难”折射社会经济发展变迁

每年春节过后,各地“招工难”的话题都持续引发关注。今年,这一问题是否依然突出?有什么新变化?“招工难”背后,企业有着怎样的无奈,务工人员又有着怎样的考量?日前,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月薪4000元仍难招到人 “招工难”致企业制度成摆设 “2008年,工人保底工资只要1800元,那时候 ,招人很容易。如今,工人保底工资开到4000元,并且包住宿,基本的配套设施也都弄得很完善,即便如此,我也很难招到人。”这是福建泉州市某工艺品公司老板吕巧玲对于“招工难”最直观的感受。 吕巧玲这样的烦恼,当地很多民企老板都感同身受。和从事制造业的吕巧玲一样,在泉州开婚庆公司的王灿明也面临着 “招工难”的问题。 王灿明说,“如今,每月工资开到3000元,也很难招到人,但对企业而言,这是不小的压力。” 吕巧玲、王灿明的烦恼,是泉州众多民企“招工难”的一个缩影。每年春节后,关于泉州企业“招工难”的新闻都会频频见诸当地媒体。 泉州,作为全国民营经济发展较具有代表性的区域之一,自改革开发以来,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而民营企业在当地经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去年,泉州全市完成生产总值6149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3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总收入805亿元、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3483亿元,位列全国23位,并连续17年位居福建省首位。 当了18年民企老板的吕巧玲曾经确实也尝到了年泉州发展的甜头,她一度迎来了事业发展的黄金期,其企业用工规模更曾达到400人以上。然而,近年来,她的企业正在走下坡路,如今,她的企业用工规模仅剩下不到60人。 “‘招工难’制约着我们企业的发展,导致了用工成本上涨,也迫使我们这些中小企业,只能无奈压缩规模。”吕巧玲说,“相比2008年,当前用工成本足足涨了近一倍,但企业利润涨幅只有不到5%。” 在吕巧玲看来,当前,工人才是“老板”,他们随时都可以说走就走,立马就转投其他企业。 “‘招工难’让老板更难当了,我现在不太敢随便开除员工,公司的制度有时也成了口号。”吕巧玲无奈地说。 “招工难”问题,不仅存在于泉州,也同时存在于全国许多地方。节后,多地也相继曝出企业“招工难”,诸如,《阜阳两场招聘会 部分企业遇“招工难”》、《春节成都面临招工难:保洁员工资高过公司主管》、《沪上节后招聘遇冷 “用工荒、招工难”现象严重》等。 而作为劳务输入大省的广东,“招工难”问题更是几乎年年见诸媒体,引发社会热议。 以广州为例,近日,有媒体报道,根据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中心年前对当地424家企业进行的调查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广州节后缺工人数将达18.91万。在该中心举办的首场综合招聘会上,有70多家企业进场,提供2000多个职位,然而进场求职的异地务工人员却寥寥无几。 一些年轻打工者选择就地发展 不愿再当“候鸟” “外来务工人员在减少。”这在当前很多东部沿海城市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浙江今年2月初发布的《2015年全省人力资源供求分析报告》显示,去年来浙江务工的外来务工人员占比下降。浙江全省人力资源市场数据显示,2015年求职人员中外埠人员所占比重为48.11%,较上一年同期下降2.51个百分点。 报告也指出,2015年,浙江全省人力资源市场季均岗位需求人数113.53万人,求职人数75.46万人。从供求对比关系看,季均需求缺口38.07万人,比上年减少14.71万人。市场岗位数仍然大于求职人数。 外来务工人员的减少,无疑加剧了很多企业的“招工难”问题。如今,随着许多劳务输出大省,特别是中国西部省份经济不断发展,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已不再愿意选择到异乡打工,于是,就地发展成了他们的新选择。 刚踏入社会不久的90后四川内江姑娘张露,今年春节后便打算回家工作。去年,她和很多亲友一样,都选择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而今年,在看到家乡的发展变化后,她选择回家就业。 张露的家乡内江是劳务输出大市,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外出打工。去年2月,《四川日报》曾报道,内江总人口430万,而外出务工人员就有118万,超过1/4。 张露说,“近年来,内江的发展越来越快,企业越来越多,我们的工作机会也不断增多,身边的很多朋友也都在考虑回家乡发展。” 同样,近来,外出务工多年的河南省南召县80后小伙崔二伟也做了一个相同的决定,今年,他选择留在农村老家,自己开个网店。 “外出务工工资不高”、“外出工作压力大”、“老家经济发展有潜力”,这是崔二伟决定“留下”的原因。 崔二伟说,“我主要想在网上开个特产店,专门卖家乡伏牛山上的土特产,包括蜂蜜、蚕蛹、蕨菜、香菇、木耳、山核桃等。” 从“求工作”到“挑工作” 务工者不再将就 在一些劳务输出大省中,一些年轻人选择留在当地发展,不过仍然有许多人选择外出工作。而当前,随着企业“招工难”问题的出现,这些选择外出工作的农民工成了“香饽饽”。 如今,很多农民工在选择工作时不再将就,找工作的标准包括:月薪、福利待遇、环境、劳动强度等,经历了曾经的“求工作”,如今,很多农民工就业也像大学生找工作一样开始“骑驴找马”,进入“跳槽季”,开始“挑工作”。 近日,记者走访北京通州区马驹桥商业街时发现,这样一条小小的商业街,遍布数十家劳务公司,而在这些劳务公司门前,总能看到一群人正在排队咨询工作问题。 “靠近北京经济开发区”、“外来人口众多,劳动力充足”,这是马驹桥经济发展的两大优势。相关数据显示,马驹桥镇总户籍数20129户、总人数44893人,而有登记在册流动人口则达8.26万人。 北漂两年多的西安小伙小杨就是这“8.26万人”中的一员,春节过后,他立马就赶回北京,想趁企业需要大幅招工之际,挑一下工作。在小杨看来,月薪能达到4000元,工作轻松,并且企业能包吃包住,这就让他很满意。 “目前,我还在看,如果有合适的工作,我就不会留在原来的汽车维修厂。”小杨说,“这几天,我每天都会到各个劳务公司看看,要是有比较满意的工作,就填个表,然后就跟着工作人员去用工单位面试。” 在马驹桥,像小杨这样的打工者并不在少数。当地有劳务公司的工作人员就向记者表示,现在招工越来越难,看似上门咨询的人很多,但很多人都是在挑工作。“每次都有一堆人去企业面试,但最后选择留下来工作的并不多,很多人都是在观望,想找一份工资更高、更满意的工作。”(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留乡发展——越来越成为节后务工人员的新选项。

节后,多地相继曝出企业“招工难”。随着许多劳务输出大省,特别是中国西部省份经济不断发展,一些打工者选择就地发展,致使许多外地企业月薪4000元都难招到人。外来务工人员减少,在东部沿海很普遍,而一些务工者不仅要求待遇、福利、环境,进入跳槽季还会挑工作。

“今年我们夫妻两人都不打算回上海打工了,想留在岳阳家乡发展,在家做鞭炮也挺挣钱的。”小林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自己春节后的计划。

“招工难”几乎每年都在说,特别是新年伊始,外出务工人员逐渐减少,又恰逢跳槽季,务工人员跳槽比例加大,导致企业“招工难”。其实,“招工难”只是劳动力市场的表象,背后则是社会经济发展不断变迁,旧有的经济发展模式、用工管理制度不再适宜,到了需要改变的新拐点。

有媒体称,在往年吸引外来务工人员重地东莞,截至2月中旬,开工企业只有49%的员工节后返回企业上班,仍有51%的员工未返回。由于像小林这样的许多中西部省份的返乡农民工在当地就能找到不错的工作,且离家近,更愿意选择留在家乡发展。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招工难”似乎每年上演,且每年都愈发紧张,它们迫切希望政府、社会能够帮助解决“用工荒”的问题。而各地政府也费尽心思,每年都在布置招工任务,出台各种用工优惠政策,引导劳动力进入市场,但却只能救急而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近日对326家规模不等的企业调查显示,企业节后需要补员11.32万人,85%的企业节后有招工计划。

究其原因,是低廉的人口红利终结,老一代的农民工逐步退回农村,新生代成为外出务工群体的主力军。而他们的成长阶段与上一代有很大差异,有更多的自主要求,体现在收入、工作环境、管理制度等方面,但很多企业没有及时加以调整,这就难以满足新生代劳动者的需求。

“招工难”或许很快将成为这些企业面临的考验。

现在,高学历、高素质人才越来越多,“80后”“90后”的新生代已成为务工主体,他们追求精神享受,渴求平等权利,希望能够融入城市。虽然地方政府对此也在作相应对策,但是步伐还不够快,依然存在着种种制度性障碍,如户籍、教育、养老、医疗保障等等,仍然设置了许多门槛,挡住了务工者成为市民的道路。

来自本地的发展前景甚至亲情的因素,也越来越成为“拦截”外出务工人员的重要因素。

低廉的用工时代已结束,如今步入人工成本逐步上升的阶段。部分企业开始采取机器人替代人工,加剧了普通工种的压减,对劳动者素质的要求更高。“招工难”形成两极分化,普通工种因收入低、环境恶劣而无人愿意做,技术工种要求高却难以招到合适的人才,这凸显劳动力市场面临人才结构调整之困。而且,现在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在逐渐跟上,家乡就业环境改善,生活成本较低,加上政府鼓励“双创”,部分年轻人在外学到经验,也想留在家乡自主创业。

“就在春节前一日,家乡鞭炮厂的李老板还跑上门做我的思想工作,劝我去他的鞭炮厂拉炮筒子,给出的薪水是120元/日。”这让小林坚定了留在家乡发展的信念。

可见,“招工难”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并不能单纯用工资高低来评估,需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因素,才能拨开迷雾看清真相。而要解决“招工难”问题,就须多管齐下,打破制约人口流动的社会制度,平衡地区发展差距,打造公平的用工模式,让劳动力市场发挥调节作用。

小林是湖南岳阳人,他告诉记者,他们夫妻两人去年在上海一家电线厂打工,他每月工资约3000元,而妻子则约2000元,多加班也才达2700元。

(作者系浙江省台州市公务员)

现在,由于湖南浏阳的鞭炮厂部分产业转移到岳阳,在家乡做鞭炮一个月也能挣2000多元,有时拉炮筒子也能挣3000多元,跟外出打工薪水差距不大。

《中国科学报》 (2016-02-25 第1版 要闻)

逐步与沿海地区拉近的薪水固然是吸引过去的外出务工人员留驻家乡的重要原因,来自本地的发展前景甚至亲情的因素,也越来越成为“拦截”外出务工人员的重要因素。

春节从广州电子厂返乡的周兰也告诉本报记者,春节后不再回广州了,也准备在家里做鞭炮挣钱,一边照顾家里上一年级的6岁儿子。“孩子太小了,给爷爷奶奶带着被宠坏了,养成了打架等坏习惯,学习成绩也不好。”周兰对此显得有些担心。

小林也告诉记者,在家乡打工不仅更方便照顾家里小孩,还能兼顾田地里的农活。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来,农民收入的连续提高和惠农政策频出也使他们留在家乡发展的意愿增强。

2月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重点工作分工的通知》中,明确5条集中讨论如何促进农民收入较快增长的内容。其中增加农民家庭经营收入,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确保农民分享流转收益尤其受到关注。包括“家庭农场”等经营形式得到鼓励也让农业经营的前景被看好。

本文由金沙官方网站发布于科学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招收工人难”折射社经腾飞变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