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是否流行过第四纪冰川? 李四光学说遭质疑

施雅风:对李四光第四纪冰川学说的探讨

施雅风谈第四纪冰川研究:发展和修改前人认识

发布时间: 2010/11/5 9:22:37 被阅览数: 次 地学界争鸣再起施雅风质疑李四光冰川学说 以庐山为代表的中国东部中低山地是否普遍流行过第四纪冰川,是我国乃至国际地学界争鸣延续了将近一个世纪的重大学术问题。中国地质学会主办的学术期刊《地质论评》杂志新近刊出中科院资深院士施雅风的新作《论李四光教授的庐山第四纪冰川是对泥石流的误读》中进一步明确指出,被李四光认为是冰碛物的泥砾混杂堆积实际上是泥石流堆积。 第四纪是地球上人类起源和发展的地质时期,研究第四纪冰川,探索第四纪气候与环境的变迁,是打开地球现代史奥秘的一把钥匙。对于地貌形态和沉积物成因的认识,正是廓清疑案、还庐山历史以真面目的关键所在。长期以来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庐山较广泛分布的泥砾混杂堆积到底是冰期冰碛还是泥石流堆积。 1933年,李四光发表《扬子江流域之第四纪冰期》,正式宣称在庐山发现了第四纪冰川遗迹,至1937年写成《庐山之冰期》。凭借李四光的学术声望和社会地位,庐山第四纪冰川学说为许多研究者所拥护。1960年代,在李四光主持下,成立了一个规模不大的“第四纪冰川遗迹研究联络组”,许多地方都有发现第四纪冰川遗迹的报道。据统计,到上世纪末,这样的地方一共有120多处。 然而,庐山在第四纪真的存在过冰川吗? 1980年代,在施雅风倡导下,发起了中国东部第四纪冰川问题的讨论,他与学术界几位同仁一道,明确提出了对庐山存在第四纪冰川的否定意见。他撰写的《庐山真的有第四纪冰川吗》一文,刊登在1981年第2期《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上。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篇文章很快在学术界引起了一场争鸣。1989年施雅风与多人合作的60万字的《中国东部第四纪冰川环境问题》专着系统阐明这一观点。 施雅风认为,此专着过于专业化,不易为广大读者接受。事隔多年,此问题仍未澄清,故有必要撰文专论李四光误解之所在。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Jina

李四光教授对地理学界影响最大的工作,无疑是关于第四纪冰川研究的倡导,“冰期之庐山”专著,理论而又实际地阐明关于庐山地形与混杂堆积的冰川成因,生动富于说服力,被公认为地质、地理学界最有成就著作之一。作者在大学读书与工作的初期,深为李先生的雄文宏论所折服,奉为楷模,未曾怀疑,在实践中也力图寻川遗迹,与李先生理论印证。也正由于先生著作的启发,产生研究冰川的憧憬和兴趣。50年代末期开始,得有去西部高山区长期工作的机会,积累起一些经验,由于重点在现代冰川,对冰川形成的气候条件、冰川运动及其刨蚀、堆积特征稍有了解。但初期认识也比较简单,如1962年天山博格达峰第四纪冰川考察,曾将著名风景区天池判断为冰碛阻塞湖,拦阻河谷形成天池的大坝定为冰川末端的终债,排斥当时已有的山崩滑坡成坝的解释,对于远离基岩区非一般流水作用所能带动而堆放河谷或河口的巨石,统作为冰碛石看待。而1964年目睹西藏东南部泥石流暴发流动和堆积现象,1965年目睹云南禄劝县大山崩滑坡形成的横跨河谷的巨坝后,逐渐明确坝状、珑状的混杂堆积,远离基岩区带擦痕的巨砾,可以有多种成因,不能简单的都称为冰碛,由此,我就放弃了天山天池坝的冰川成因论,而接受山崩滑坡成因论。但1962年博格达考察后,已提出了天池冰期的名字,虽未正式撰文论述其含义,但已在同行中流传与引用,无法收回,悔之莫及。

图片 1


1964年起有几次偶然的机会接触东部第四纪冰川问题,一次是蓝田猿人现场会议,对于猿人产地公王岭附近地形现象出现了流水成因和冰川成因两种完全对立的理论,我看了一处被冰川成因论者当作冰碛看待的卵石层后,认为完全可以用山溪洪流顺理成章的解释,无须借助于冰川成因。一次在四川渡口金沙江岸边看到一堆大小混杂的砾石堆积,景才瑞先生指为古代顺金沙江河谷流来的大冰川堆积,我考虑这里海拔已经很低,附近亦缺乏高山,没有发育古冰川的条件,而未敢苟同。一次在河北阳原泥河湾地区,周慕林先生介绍所称红崖冰期的混杂堆积,我看后认为缺乏冰碛特征,也可用山溪泥石洪流堆积来解释。若干次的接触讨论后,逐渐对于李先生的第四纪冰川学说产生了怀疑。于是在1980年联合若干同志去庐山考察,对李先生亲自鉴定的冰川堆积与侵蚀形态一查究竟。经过近半个月的观察,就庐山的气候条件,地貌形态和混杂堆积的可能成因,反复作了比较,对庐山西北麓羊角岭混杂堆积作了较深入的室内分析,所得结果与李先生的观点完全相左。本着实事求是、百家争鸣的精神,发表了两篇短文引起了一场新的论战,以后又联合了崔之久、李吉均等三十多位志同道合者,开展了比较系统、全面的研究,撰著《中国东部第四纪冰川与环境问题》一书作为我们的研究总结。我们总的认识是:中国东部只有少数高山如陕西太白山、四川螺髻山、台湾玉山和吉林长白山有确切的第四纪冰川遗迹,而存在争议的海拔2000米以下山地,如庐山、黄山、广西桂林等山区过去报道过的第四纪冰川遗迹概属误解。误解有着时代的烙印,即本世纪30年代,正是欧洲A. Penck与E. Brückner关于阿尔卑斯山四分法冰期概念在全世界流行,对冰川地貌、堆积物和冰缘、泥石流、山区洪积等近似现象的识别还不深刻,对沉积物内部结构、特征,对孢粉分析、同位素分析等识别气候与环境的手段还未应用,实践的局限性产生认识的片面性是任何一位学者所难免的,而在旧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环境下,限于政治和经济条件,包括李四光先生在内多数研究者没有去西部高山区从事现代与第四纪冰川深入研究的机会,感性知识和实践经验的限制,使已经形成的不符合实际的错误认识难于自觉改正,这或许是我国东部第四纪冰川研究走了一条弯路的认识上的原因。

李四光教授对我国科学技术有多方面杰出贡献,他首先提出第四纪冰川问题,鼓舞人们从事此项研究,促进第四纪冰川研究的发展。我们受教于他,现在来发展和修正他的认识,是职责所在,丝毫无违于对这位前辈杰出学者的尊敬。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饮水思源,李四光教授开创了中国第四纪研究,并亲自担任中国第四纪研究委员会的首届主任,在他的创导下,三十多年来,中国第四纪研究有了盛大发展。李先生勇于向陈规旧习挑战的开拓精神、探求真理的严肃态度、支持各门学科发展、培植后进青年的宽阔胸怀,永远是我们的楷模,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对于一个复杂的自然现象,不同研究者常提出不同的认识,这在科学界是正常的现象。经过深入的研究,扬长避短,弃伪存真,认识得到改进和统一。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作过许多杰出的贡献,但不能保证他每个认识都是正确的。冰川学上有个著名的例子。19世纪瑞士的阿迦西,曾对冰川堆积的分布状态深入研究,证明古代确实存在过冰川规模远大于现代的冰期,从北极区南下的冰川曾覆盖了大部分欧洲。以后他去英国,明确了苏格兰曾存在过冰盖;去美国,发现北美存在过第四纪大冰盖,从而建立了第四纪冰期学说,获得当时欧美科学家最高声誉。然而真理夸大一分,便成谬误。他坚信冰川曾覆盖到全世界,摧毁了一切生命。以后在巴西亚马逊河谷考察中,他把风化的巨石当作冰川搬运的堆积,无疑背离了实际,而为别人所纠正。

(节选自《李四光教授与中国现代地理学的发展》)

中国东部中低山区是否流行过第四纪冰川,这是地学界长期争论的问题。有两种对立的意见,一种意见是前辈地质学家李四光先生研究提出的,认为庐山、黄山、北京西山、广西、杭州附近都发生过第四纪冰川,并以庐山为样本,划分四次冰期。他从1922年开始,在中外专门书刊上发表过10篇以上论文和专著,深刻的叙述分析,雄辩的说理,为很多研究者包括部分外国学者所接受和拥护,形成了一个学派。这一学派大力扩张中国第四纪冰川的分布范围,到20世纪80年代,陆续报道了中国东部有120个左右地区发现了第四纪冰川遗址。用李四光先生的话来说:“从低地冰川所扩展的纬度而言,我们的亚洲大陆确是突破了地球上所有大陆的记录。”李先生崇高的声望和地位,无疑使他的学说为多数后来者,包括我自己在内深信不疑,从而在学术界占有统治地位。

本文由金沙官方网站发布于科学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庐山是否流行过第四纪冰川? 李四光学说遭质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